您的位置 首页 赚钱之道

为什么东北话占据了快手半壁江山

1 从大年初一开始,我就一直呆在家里,出得最多的门,就是卧室门,厕所门,厨房门。 出不了家门也好,可以一直穿着…

1

从大年初一开始,我就一直呆在家里,出得最多的门,就是卧室门,厕所门,厨房门。

出不了家门也好,可以一直穿着睡衣,身上舒坦。

昨天晚上看李诞在快手直播,他说自己身上一件毛衣穿了十天,隔着屏幕都有内味了。

甚至长相都逐渐变异了,尤其是这个发型,居然有点随我。

结果后面李诞和阿giao在直播间pk,我才发现这个造型其实是在cos阿giao,连毛衣都是同款。

我甚至说不出来到底李诞是高配阿giao还是阿giao是高配李诞。

毕竟两人各有各的一言难尽。

更魔幻的是,一个快手的直播,竟然出圈到了抖音的热点榜。

虽然人类的悲欢各不相同,但看热闹,是人类共同的爱好。

以前没事的时候,没觉得在线下相处有多难得,和朋友面对面的时候,往往也是各自盯着手机,还是网络世界精彩。

但在家呆了一个月,我已经开始想念同事朋友们那一张张欠揍的脸了。

人就是这么矫情的一种生物。

李诞在快手直播的那个节目,是快手与笑果共同打造的一档名为《诞愿人长久》的沙发喜剧秀,其实就是和朋友在线上聊聊天,权当聚会。

线上聚会这个想法,和线上办公一样魔幻,我之所以还没有忘记汉语怎么讲,完全是因为呆在家里还要和客户电话会议,一群猛男在线battle。

不过李诞比我幸运多了,虽然都是“云一切”,和朋友聊天总比和老板以及甲方对线快乐。

昨天那期节目是《诞愿人长久》的第一期,请的主咖是宝石gem,江湖人称老舅。

这个外号确实有点太占人便宜了。

我决定先去剃个头。

2

昨天和李诞云聚会的这几个朋友,有笑果文化的脱口秀演员,也有快手红人老铁。

巧合的是,老舅,阿giao,还有老四,都是东北人。

我一直认为和东北人聊天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东北人喜欢唠嗑,大事小事都能聊,不但不容易冷场,而且百无禁忌。

直播连麦的时候,正宗广东人CY向李诞吐槽董宝石,说老舅的粤语发音不正宗。

后来李诞和老舅提起了这件事情,经过严肃的py(朋友)交易,内蒙古人李诞和东北人董宝石达成一致:

宝石唱的就是标准的粤语,CY就是个说脱口秀的,懂个锤子的粤语。

但话说回来,网友的耳朵毕竟没瞎,宝石的粤语确实比较魔幻,尤其是《野狼disco》里的这几句:

“sen类dei发,偶像有代类回嘎。在拉sen夜九八,拉关她西跟西嘎”。

说是东北话,那肯定不是,要说是粤语,那确实也不太想。

只能说是一种发音近似粤语的全新语种,偏偏里面的意思还能听出个大概。

直播间有个观众一语道破天机。

这个是东北粤语。

几十年前信息交流不畅,东北迪厅里那些穿皮裤腰挎BB机的先锋青年们,是把磁带和CD里的粤语发音死记硬背下来学粤语歌的。

在这个过程中,这些塑料品质的粤语变成了一种土生土长的,非常本土化的东西,成为了东北人对一个黄金时代的回忆。

关于这一点,董宝石倒不一定是有意为之,毕竟作为一个东北汉子,宝石的标志性特点,就是他的东北口音。

这对歌手,尤其是像老舅这样走红于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歌手来说,有独特的识别度,倒不是什么坏事。

毕竟不管是歌手还是网红,最重要的竞争力,其实就是有趣。

3

东北话总是会有一种迷之喜感。

喜剧最直观的表现形式就是语言,而东北人的语言习惯,天然具有幽默效果。

有人说过了山海关,都是赵本山,其中的大半原因,都来自东北话。

从当年风靡大江南北的春晚小品开始,东北话早已经在全国观众心中制造出了这样一种印象——东北话就是喜剧。

而到了移动互联网时代,东北话的影响力早已不局限在山海关或电视屏幕。

各个直播平台的热门主播,起码有一半是东北人,在短视频平台上自编自导小品的创作者,口中的东北方言往往在剧情之前就让用户笑出了声。

快手上的主播,日排位礼物榜的前10名里,东北人往往占据三席以上。

东北幽默的盛行,不仅仅是东北话体系本身的幽默感,更是因为东北话本身与普通话非常相似,即使不会说,也很容易听懂。

换成温州话你试试?

这也造成了一个问题。

据说,每一个说东北话的人,都会坚定不移地相信自己说的是普通话,甚至在你一口道破“你是不是东北人”的时候,还会诧异地问:

“你咋知道滴捏?”

1999年,有个叫张伟波的人一时兴起,用自己名字的全拼注册了一个域名“Weibo.com”,12年后,新浪微博用800万买下了这个域名。

但早在张伟波之前,还有一个大连小伙子魏波,也用自己的姓名全拼注册了一个域名。

然而魏波并没有拿到这800万,因为作为一个东北人,他毅然决然地注册了“Weibe.com”。

但是一直到张伟波的事情上新闻,魏波才知道自己的名字应该是“wei bo”。

不光是普通人会有这种蜜汁自信,明星也不例外。

比如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的林更新,当年他的表演主讲老师是吉林人,班主任是沈阳人,台词老师也是沈阳人。

因此即便林更新在综艺节目里一口一个“哎哟我滴妈”,他仍然用了很长时间才接受自己的台词竟然不是标准的普通话。

除了极具识别度的口音,东北话还有一种独特的表达风格,那就是习惯把抽象事物具体化。

有一个很经典的表现东北语言特色的段子,说是一个东北人骑摩托车摔倒了,他向别人描述的时候,说的是:

脑瓜子嗡一下子,心咚一下子,地上卟楞一下子,摩托呼隆一下子,干苞米地里去了。

这是很明显的场景化的叙述技法,但是用东北方言里的拟声词展现出来,却显得不着痕迹。

还有一种喜感的来源,是东北话里的奇妙比喻句。

每一个东北小孩应该都和母亲之间发生过这样的对话:

——妈我想要自行车。

——我看你像个自行车。

——妈我想吃西瓜。

——你看你爸像不像大西瓜。

乍一听,两个事物之间好像毫无联系,仔细一想,确实也没有什么联系。

但就是有一种令人忍俊不禁的效果,很“魔性”。

东北人非常擅长这种魔幻而生动的比喻。

《野狼disco》里还有一句歌词,说“两个食指就像两个窜天猴”,食指和窜天猴的联系也不大,但是这个比喻却赋予了静态的画面一种奇妙的动感,仿佛指头就要像窜天猴一样飞到天上。

在东北话构建的世界里,生活是非常有趣的。

听李诞和这些东北人在直播间里串门子聊闲天,这件事情本身也很有趣。

更有趣的是,我还被窜天猴炸过屁股。

4

人文特性的背后,其实都是历史特性和地理特性。

东北式幽默来源于东北人的性格,而东北人的性格,实际上是一种融合产物。

有部国产剧《闯关东》,讲的就是百姓往东北迁移的故事。

这些来自山东和直隶地区的移民,本身就是当时最有勇气、最能打破常规的一批人,到了东北以后,又将山东大汉的豪迈与当地女真、蒙古、满族等原住民的百无禁忌相融合,形成了好开玩笑,机敏的东北人性格。

地理方面,则是因为东北的冬天时间实在太长,从十一月一直到二月,越往北越长,温度也低,辽宁的冬天还是零下十几度,到了黑龙江就变成了零下三四十度。

在这段时间里,东北人没法干农活,不方便去外面走动,只能通过唠嗑的形式自娱自乐,在火炕上闲聊拉家常以度过漫长的冬天。

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骚话磨练也是这个道理。

同样是闲聊,北京人叫侃大山,东北人则叫唠嗑,也是有原因的。

北京咨讯交流便利,信息相对平等,所以闲聊的目的往往不在传播新知,而把重点放在叙述方式上,务必要把事情表达得一波三折,发展到后来就成为了埋梗抖包袱的相声。

东北地广人稀,尤其是在冬天,大家都窝在家里,人与人之间见个面非常不容易,交流机会也少,因此一旦见面,便喜欢把大事小事都聊上一遍,还要描述出其中的细节。

东北人习惯场景化、细节化的语言习惯,就是从唠嗑中培养出来的。

早期的东北人喜欢听“说口”,其实就是唠嗑唠得特别有意思的一批人,干脆职业化了,专门给人说段子讲笑话,这也是后来东北二人转、曲艺和小品的前身。

后来二人转加上了大量的舞蹈元素,变得时间过长。

很多东西不是越长越好,技术才是关键。

为了迎合电视媒体的发展,小品这种时间可控的语言艺术就在赵本山的发扬下传遍了全国。

直到现在,自导自演小品仍然是东北人的传统艺能。

无论是电视还是现在的短视频平台,小品都被东北人一统江山,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东北人真的很爱“演”,也很擅长演。

对东北的小孩来说,一年中最重要的不是家长会,而是联欢会。唱歌跳舞表演节目,几乎每个人在学生时代都有一手绝活。

和李诞在直播间聊天的老四,也是一个快手用户,是黑龙江佳木斯人,自导自演了很多表现东北家庭日常的短视频,一个人反串表演了一百多个角色。

老四这一手“神还原”的演技,或许就是从当年的联欢会上锻炼出来的。

连麦到老四的直播间的时候,李诞特意问老四,他那一百多个角色,到底哪个是真正的自己。

这种问题其实有一个标准的套路回答,“下一个,永远是下一个”。

但是作为一个东北人,老四坦诚到了反套路的地步。

他当场拿出了一个头套,说自己其实是那个秃顶老头儿。

道具随时放在手边,头一歪,小眼一瞅,一秒钟就可以进入老丈人的表演人格中。李诞在屏幕另一侧,乐疯了。

如果你生活里有这样的东北朋友,肯定不会无聊枯燥。

而东北话的感染力是跨越地域的,这个我深有体会。

犹记得初中时我们班转来一个东北同学,1个学期后,我们学校就多出来一个东北班。

又一个学期过后,济南多出了一个东北学校。

就是这样的。

5

东北的地广人稀,还塑造了另一个东北特色,那就是称呼上的亲密化。

正因为在茫茫雪地里,东北家庭难得遇到外人,所以东北人对客人都特别热情,即使是陌生人,也可以互相称呼“老舅”,“二哥”,“二婶”。

草原上的牧民同样尤为热情,和东北人有异曲同工之妙。

到了移动互联网时代,哪个平台东北人多,哪里的氛围就越是亲密。

所以快手上的用户都是“老铁”,宝石gem被叫做“老舅”,本质上,这些都是从东北地区的漫天风雪里继承来的温暖。

之前老舅唱了一首《老铁情歌》,一起拍MV的,是他在快手上的“老铁”,也都是他的朋友。

古时候有一种友情,叫“倾盖如故”,就是两架马车在道路上相遇,因为车顶上的华盖倾斜,露出了里面乘坐的人,就偶然聊了几句,却好像是结识了很久的故人一样。

其实李诞和董宝石,董宝石和老四,这些人相识的时间也不过是几个月而已,但是对东北人来说,哪怕萍水相逢,哪怕此前毫无瓜葛,只要意气相投,我们就是朋友,就是“老铁”。

李诞和老四连麦的时候,提到前段时间网上流传的董宝石侵权北欧歌曲的事情,一直笑得很憨的老四马上非常认真地向李诞解释事情来龙去脉,比宝石自己还要激动。

老四说,老舅根本没有侵权,那首歌的伴奏是宝石用九十九美元买了使用权的,在快手能换两支穿云箭,还能让主播感谢好几声谢谢大哥送的礼物。

其实老四和董宝石不过是一起拍过MV,认识的时间也不算长。但是既然认准了董宝石是自己的“老铁”,那么老铁的事情就是自己的事情。

毕竟老四是个东北人。

东北人的这种性格,叫“倾盖如故”,也叫“与君初相识,犹如故人归”,不但不土味,而且很动人。

任何一个时代,任何一个地方的人,都会乐于和这样的人交朋友。

因为当你需要他们的时候,他们一定会在那里。

就像眼下这场疫情里,东北人几乎倾其所有,捐出了大量物资,派遣了大量人员。

东北三省派往武汉的医护人员,占全国的五分之一,雷神山医院尽是辽宁送来的医生护士,火山山医院被沈阳北部战区总医院接管。

辽宁人给武汉送去的物资,是扎扎实实的130吨大白菜,20吨茄子,黑龙江人送去的,是60吨大米。

还有东北的那些企业,这几年赚的钱不多,捐出去的却不少。

东北方大集团捐了2亿,飞鹤1亿,鞍钢集团3000万,一汽集团1700万。

吉林巨峰生化捐了400吨酒精,就连因为双黄连乌龙饱受质疑的哈药,也送去了1亿的物资。

这些援助很东北,也很实用。

实际上,来自东北的这场援助,从闯关东时期就奠定了根源。

那时从关内跋涉过来的移民,正是这样相互扶持,相互帮助,才能最终活着到达东北的土地上。

对现在的东北人来说,很难再有比他们更懂得在紧要关头伸出援手的人了。

因为当年他们的祖先,也是这样做的。

6

在空间距离上越是难以相见,在情感上反而越是会彼此靠拢,这是被关外的隆冬验证过的原理。

东北的大风雪天挡住了出门的道路,眼下的这场疫情同样阻隔了人们在现实中面对面地相见。

幸运的是,技术仍然是连结孤岛的桥梁。

虽然还只是第一期,不过《诞愿人长久》这个节目,想法其实非常地好。

通过快手平台来交流,不光是因为现在的特殊的背景下,需要一个云上的安全渠道,而且用直播间连麦的形式来做综艺,本身就是一种创新。

综艺节目这种东西,以往都是在电视上放,嘉宾和观众的互动方式主要通过主持人读手机短信。

这个形式比较有年代感,在互动效率上也非常感人。

最感人的就是主持人报错号码,骚凹瑞。

即使是综艺节目,效率问题仍然是一个关键问题。

所以后来就有了网综。

观众之间可以通过弹幕实时交流,算是技术对综艺节目形式的一个革新,但是仍然没有打通节目本身和观众之间的隔阂。

这些弹幕观众看得见,但嘉宾本身看不见,也无法对观众的反馈作出及时的互动,等于又回到了读观众来信的电视媒体时代。

但是快手这个平台拿来做互动效果,有一个工具上的天然优势,那就是极其强大的直播产品机制。

昨天的直播里,老四在解释宝石歌曲侵权事件的时候,提到了一个穿云箭的比方,说宝石付费了,相当于给那个北欧人刷了两支穿云箭。

讲到这里的时候,很多观众开始给李诞刷穿云箭,这就是电视综艺不可能产生的节目效果。

还有不断更新的粉丝榜,快手自带的魔法表情,在快手上进行的这场云综艺里,嘉宾不但能够和观众互动,而且这种互动本身就可以成为综艺内容的一部分。

互联网技术其实已经把综艺节目改造过一遍了,以前人们在电视屏幕上看综艺,后来很多人也在PC段看网综。

而现在,快手似乎在给出一个新的可能,在手机屏幕上,用户直接参与吐槽、互动,而公屏上的互动又构成了一种互动形式的内容,将笑点放大,继而反馈到直播间。

是让giao哥改名为“李诞的小阿giao”,还是让李诞承认giao哥是全网最红rapper,全靠网友一张嘴。

这也是只有在这个移动互联网时代,才会发生的可能。

本来这种从承载形式到节目内容都发生改变的创新,还不一定会在短时间里被很多人接受,但是在大家都被困在家里,不能和朋友聚在一起吃喝玩乐的时候,就很适合。

这种“云串门”的形式,刚好符合了人们此时的需求——即便阻隔了相见的道路,但是生活还是要继续。

不管人间是否值得,我们都将笑着度过。

毕竟笑,是最好的语言。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阿峰捞偏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007ej.com/9730/

作者: 阿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