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偏门项目

最好的输出,是赚钱

1 投资人童士豪讲过一个故事,说有一年他去巴西开会,到当地一家工厂考察的时候,那个在巴西创业的法籍厂长拉着他问…

1

投资人童士豪讲过一个故事,说有一年他去巴西开会,到当地一家工厂考察的时候,那个在巴西创业的法籍厂长拉着他问,能不能帮忙联系一下北京的一家公司。

厂长说,他们厂里引进了一批设备,效果非常好,所以他对出口设备的那个公司非常好奇,想要进一步合作。

童士豪当时很震撼,他没想到就在地球的另一端,在亚马逊雨林之畔,竟然还有这么一家工厂,对中国的产品和中国的企业念念不忘。

外贸其实才是最好的文化输出。

国货在国际市场上的竞争力是非常强的——在日用品和轻工业的领域,甚至是消费电子产品的元器件领域,很多外国大牌都在依赖中国完善的供应链和技术储备。

如果国内一家代工厂停工,很可能巴黎的香榭丽舍大道上的某家奢侈品商店就要把顾客的预约时间再往后推一个月。

如果山东某个木匠村集体过年,很有可能日本那边棺材就要涨价。

春节放假的时长直接影响苹果产品的出货量。

中国自产内存条的技术出来以后,外国大厂再也没着过火。

那些在东南亚寻求代工厂的品牌都是连义乌作坊都用不起的企业,真正的大牌都喜欢中国制造,懂的都懂。

甚至还出现了一个“义乌指数”,在美国大选前,只需要看义乌收到的竞选纪念品的订单数,就能知道美国老百姓到底会把选票投给谁。

但是归根结底,代加工处在产业链的最底端,即使你有技术,有生产线,但是没地方把你的东西卖出去,那就只能为外国品牌打工。

所以很多国内企业,都在寻求以自主品牌的身份出海。

这是一件好事,因为我们的很多产品其实并不惧怕竞争,只怕没有竞争的机会。

只要给他们一个出海的机会,赚全世界的钱并不是梦。

当然,最终的结果还是要真刀真枪见个真章。

出海以后,各凭本事。

但首先,你要出海,也必须出海。

然后便是广阔天地,大有作为。

2

对国内的企业来说,在这个年代,出海已经不再是九死一生的闯荡,而是一件非常寻常的小事。

这还要得益于互联网的发展。

线上化的浪潮,正在把旧的变成新的,把复杂的变得简单,把不相干的变得紧密相连。

而旧外贸,也正在变成新外贸。

在互联网还没有普及的年代,按部就班地走传统的、复杂的外贸程序,是外贸企业的唯一解,商家没有办法挑三拣四。

复杂的外贸程序带来了高成本,而高成本就意味着高风险。

也正是因此,在从业者的固有认知里,外贸从来就比内贸难。

但从来如此,就是对的吗?

继续固步自封显然是没有出路的,通过互联网和线上平台,把外贸变得像内贸一样简单,让更多国产品牌参与出海竞争,这才是外贸行业的未来。

这既是为了发展,更是为了生存。

在一个属于新外贸的未来里,贵州大山的老农民可以通过线上平台一键式把自家苹果卖到纽约第五大道;

日本人终于知道除了在三文鱼上涂芥末,老干妈一样和生鱼片很搭。

马应龙将拯救全世界无数个屁股,美国街头潮人在义乌小商品市场见到了真正的朋克。

我们的消费者不再被外国品牌的高溢价反复收割,我们的产业链可以在全世界赚钱,而不是替全世界打工。

3

和新外贸相比,传统外贸的参与门槛非常高,而且需要在很多程序问题上消耗大量的人力和时间成本。

能做好供应链的企业未必就能做好内贸,能做好内贸的企业,也未必能做好外贸。

能做好外贸的企业,也未必能负担得起运转的高成本。

尤其是对那些中小体量的公司来说,他们可能很擅长技术和产品,但是却不一定能应付得了包括支付、物流、通关,结汇和退税在内的一系列事务。

而且这些还只是门槛而已,真正的困难在于出海之后的营销和商业路径怎么跑通。

别的不说,一个从来没有出过国的乡镇企业家,就算生产出了世界上最好的豆瓣酱,也无法凭自己把产品卖出国门。

外贸的利润很丰厚,但传统外贸的高昂成本,也是很多中小企业负担不起的奢侈品。

降低成本、破解壁垒的最好途径,就是引入一个技术黑箱。

所谓黑箱,就是只需要拿来用就可以,而不必真正深究其原理。

如果能够有一个外贸“黑箱”,让企业只需要专心生产和研发,其他涉及到新外贸的技术细节全部由线上的平台来辅助完成,这或许会是一种崭新的外贸形态。

工具从来都是为人服务的,如果技术太复杂,就把它变成黑箱,如果行业的壁垒太高,就打破这个壁垒,这才是我们的社会和商业一代代进化的核心原因。

像阿里巴巴国际站这样提供完善的线上外贸服务的平台,就是一个属于外贸行业的技术黑箱。

4

大家都知道阿里巴巴,知道天猫、淘宝,但是阿里巴巴国际站这个名字,听起来好像有些陌生。

事实上,阿里巴巴国际站才是阿里最早的一块业务,从1999年开始,当时还叫“阿里巴巴”的阿里巴巴国际站,就为整个阿里巴巴赚到了第一桶金,此后才有了阿里系的内贸业务。

而到了2016年以后,阿里巴巴国际站其实已经升级成了一个包括支付、交易、结算等一系列功能的全链路跨境贸易平台。

甚至还以大数据、云计算及SaaS化服务能力为基础,营造了一条完整的跨境供应链。

很多国外消费者、经销商,同样非常熟悉阿里国际站——外国消费者说在阿里巴巴上买东西的时候,其实就是国际站。

疫情期间,阿里巴巴国际站的防疫物资专区几天内接到了2.9亿个口罩的订单,仙桃,常州的医疗和生物企业在国际站上每单的成交额能达到几百万美金。整个湖北更展示了超乎想象的重启速度,到4月25日时湖北企业在国际站的自营出口额同比增长了1163%。

关键是,对未来的这个新外贸体系来说,阿里国际站是不可或缺的存在。

因为国际站的本质,其实是一个数字化中台。

在这个中台上,企业可以把大量在传统外贸中只能在线下完成的程序搬到线上,并且把复杂的流程一键化、数字化。

把这个中台普及到整个外贸行业之中,这就是新外贸。

任商海凶险,风波诡谲,中台自岿然不动。

5

其实这段时间,我在很多地方都看到了有人在谈论“新外贸”这个词。

但如果把这个概念单纯从产业的角度来理解,其实是不够的。

因为这不仅仅是一个互联网赋能传统行业的问题,也不只是产业互联网的触角又探到了一个新行业。

在当前这个时期,新外贸对很多外贸企业来说,是一个生死攸关的问题。

甚至可以这么说——

新外贸,是外贸企业在疫情之下必经的自救之路。

这并非危言耸听。

6

在疫情初期,大量外贸企业受到了沉重的打击,整个行业的交易额都断崖式下跌,甚至遭遇腰斩。

固然,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只要能撑过去这段艰难的时期,在后疫情时代,乃至疫情结束以后,外贸行业都会迎来一波反弹。

这个逻辑很简单,因为按照往年的数据,我们可以很清晰地发现国际市场对中国产品的需求量其实一直是在递增的。

更重要的是,中国是在疫情打击下,工业生产恢复得最好的国家。

前者意味的,是在运输物流大面积恢复后,必然会迎来的商品需求的爆发式增长。

后者意味的,则是我们有这个能力满足全世界的商品需求。

两个因素叠加在一起,产生的是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

但问题是,今年的很多外贸企业根本没有机会吃下这个蛋糕,就已经现金流断裂,被迫淘汰了。

原因很简单,和所有贸易行业一样,外贸企业有一个特点,就是极度依赖现金流的健康运转。

而且相比于内贸,国际订单往往是大宗交易,合同往往会把交付时间定得非常死。

所以从外贸企业本身到背后的供应链,都会预先很长时间储备货物,以备履约。

而在疫情期间,外贸企业面临的是大面积的订单荒和履约难。

虽然市场需求在增长,但是传统外贸行业通过线下洽谈寻找合作机会的方式,在当前已经被阻断了。

以广交会为代表的传统展会,本身就是受限于时间空间地域的,但是在平时,这些缺陷作为“传统”的一部分被谅解了。

但在疫情的冲击下,行业赖以生存的传统展会的缺陷被无限放大。

现在的问题是,经销商不知道怎么找到供货商,供货商也不知道能把商品提供给谁。

但是供应链在嗷嗷待哺,大宗货物在仓库里积压。

熬得过去,就是黎明前短暂的夜色,熬不过去,就是永夜。

7

绕开疫情封锁的办法也很简单,就是通过互联网来寻求订单,用线上逻辑去解构外贸。

甚至可以说,现在唯一能让供应商和经销商找到彼此的渠道,就是线上渠道。

阿里国际站,以及它主导的阿里巴巴网交会,已经成为了很多外贸企业的生机所在。

2020年的6月份,外贸行业最重要的两个盛会,一个是6月8日开幕的阿里巴巴网交会,一个是6月15日开幕的线上广交会。

大量陷入困难的外贸企业,通过阿里国际站提供的平台寻找到了一线生机,甚至是突破性的机会。

有个柔性供应链的服装企业,原本在疫情期间业绩大量下滑,但是在网交会开幕当天,这家企业就拿到了20多万美金的订单,甚至找到了推广新品的机会。

还有一家广州的体育用品公司,只在网交会上直播了2小时,就收到了超过70条线上询盘,近期也刚刚接到了1000万人民币的采购订单。

阿里巴巴网交会犹如一片浪潮,把外贸行业重新盘活了起来。

许多参与了网交会的外贸企业,他们的诉求已经不仅仅是在疫情中生存下来,甚至是逆势而上。

我们的这些企业,他们即将在全世界赚到更多的dollar,就像很多外国品牌曾经在我们这儿所做的那样。

8

而且,作为今年以来全球跨境贸易领域规模最大的线上展会,阿里巴巴网交会的目的显然不光是为了帮助与会商家促成订单——这同时也是对线下展会这种传统的外贸模式,进行全面数字化升级的一次尝试。

而这次尝试的成果,可以说是颠覆性的——阿里国际站把线下展会的一切场景,都在线上进行了还原。

那么这就不再是特殊时期的权宜之计了,因为即使在疫情结束以后,这种可以无视地域限制、大量节约成本的模式,也完全可以继续延续下去。

更重要的是,等到疫情过去,各行各业的运转重新步入正轨,这些对新外贸模式的预演,以及相关基础设施的建设,才会真正展现出威力。

在年内,阿里国际站还要举办20场面向全球的线上展会,帮助国内企业对接全球的消费需求。

这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但很巧的是,这刚好也是阿里国际站的强项。

作为一个老牌的数字化贸易平台,阿里国际站在长期的运转中沉淀了大量的线上用户数据。

在线下渠道被阻断的当下,这份深藏不露的大数据能力,终于得到了大放异彩的机会。

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而阿里国际站,已经准备了20多年。

疫情是传统外贸的挑战。

但或许也将是新外贸破壳的生机。

大风起兮。

中国制造的征途,是星辰大海。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阿峰捞偏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007ej.com/16556/

作者: 阿峰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