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偏门项目

网易赴港上市背后的「小心思」

网易二次上市的消息终于求锤得锤,「回港大戏」而今正式拉开帷幕。 6月1日晚,网易宣布启动香港公开发售,本次发行…

网易二次上市的消息终于求锤得锤,「回港大戏」而今正式拉开帷幕。

6月1日晚,网易宣布启动香港公开发售,本次发行1.71亿股普通股,以126港元的发行价计算,预计此次募集资金约215亿港元。

至于资金用途,则拟用于全球化战略及机遇,丰富日本、美国、欧洲及东南亚等在线游戏內容,加强全球研发与游戏设计能力,包括投资国际游戏开发商,并推动智能学习和其他创新业务。同时,资金还将投放于丰富及提升网易的创新內容,把商业上可行的技术引入特定应用程序,优化用户体验;吸引和培养人才,支持创新与增长。

当然,除了网易之外,相继被传出为赴港上市做准备的名单,还有百度、携程、京东等中概股。而本次中概股的大规模回流现象产生也并非偶然,这与资本市场环境的变化有着莫大的关系。

从早前的瑞幸、爱奇艺、跟谁学等中概股被做空,到美国把商业活动政治化,出台《外国公司问责法》,无不都在加剧美国资本市场对中概股企业的偏见。

而此番中概股的回归潮,既是回避美方围猎中概股的博弈,又是享受高估值溢价,获得巨额融资的现实考量,同时也能为国内投资者创造更多企业成长红利。

毕竟,中概股这一大版图,在过去的十几年时间里,像阿里、拼多多、网易等优秀公司,已为美国投资者创造出了长期且具备优秀投资回报率的价值。这对于美国证券市场的投资者来说,他们无疑将成为最大的受益者。

而今,这些国内红利,美国不要,我们要。

当然,网易的赴港,也并非只因环境使然的「随大流」,这其中也隐藏自己不少的「小心思」。

01

网易二次上市的「小心思」

熟悉网易的人都知道,近年来它的业务版图主要聚焦于:游戏、电商、教育与音乐四大领域,然而这四大业务版块的现状究竟如何?又能为网易创造多少价值?未来的发展空间又有大?同时又能为网易的未来讲出什么新故事?

尴尬的电商版块

众多周知,电商板块一直是网易「不能说的痛」。

曾经一度被寄予厚望网易考拉与严选,初登场时无一不备受关注、风光一时。

然而,等到真正入局后,网易也逐渐暴露出自身在电商领域的短板:供应链能力、物流能力与品控等劣势,考拉与严选这两家精品电商平台,也在遭遇了假货风波、毛利率下滑与库存周转之困后,逐渐降温并失去了光环。

为了求生,只得断尾。

在「保守」与「赌博」的抉择中,丁磊选择了「保守」——抽身而退,就在去年,已是跨境电商第一名的网易考拉,也被丁磊亲手送进了阿里动物园。

到了2019年底,网易推出了商业模式调整,逐渐清晰的描绘出教育、音乐以及游戏「三驾马车」的态势。因此,可以推断网易接下来的主要输血方向,将会是教育、音乐以及游戏这三项。

边缘化的教育版块

于去年10月25日上市并从网易财报中剥离的有道,正执掌着这一板块的「生杀大权」。

从《2017-2019年的网易有道营收及净利》图表中,可以看出:近年来,网易有道的营收与归母净利润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上涨。简言之:增收不增利。

但是这个现象的产生,其实与网易想要入驻K12教育领域有关。

近年来,K12教育领域几乎成为了互联网界的兵家必争之地。随着各个互联网巨头的入局,在线教育行业竞争已有白热化的趋势。

如何快稳狠的切入这个领域?如何尽快获取更多的流量?如何尽快在这个领域中站稳脚跟?成为了所有参赛者的当务之急,其中也包括了网易。

但总的来说,在教育领域中,网易仍处于投「钱」问路的阶段,想要在这个领域中用钱迅速「烧」出一条血路,并无不可。

但网易的强项与护城河均不在此,且网易有道的营收在网易营收结构中占比较小,目前来看对整体业绩表现的影响有限。若在「军心动荡」的当下强行靠「烧钱」来与巨头们抢市场,很容易落得「网易电商」的下场。

版权落后一个身位的网易云音乐

网易云音乐,作为网易除游戏产品之外,极少数能拿的出手的产品之一,一度还被认为是当下唯一能与QQ音乐相抗衡的音乐平台。

然而,由于在版权质量与数量上的投入不足,也使得网易云音乐时至今日在营收与付费用户规模上,均被腾讯音乐所超越。随着版权价格的不断上升,且大量版权已被腾讯音乐所垄断的情况下,网易云音乐该如何出牌以实现曲线救国,这成为了其未来的一大看点。

在线音乐是门好生意吗?

显然不是。

尽管在线音乐的竞争离不开对版权的持续投入,但版权护城河极深的腾讯音乐日子也并没有特别的滋润。

2020年Q1,尽管在疫情的影响下,腾讯音乐拥有移动月活用户6.57亿,但最终真正为在线音乐付费的用户却为4270万,仅占月活跃用户的6.49%,最终也导致Q1净利同比降10%。虽然用户付费意愿在持续向好,但短期内依旧难以出现爆发式增长。

有人估算,过去十五年,各大音乐平台在版权购买上的花费要400多亿,但是最后的收益却只有8亿。更无奈的是,不管是以何种方式来进行变现,版权都只是在线音乐市场商业模式的起点。

这一点,也很好地在腾讯音乐的营收结构中得到体现。

作为全球唯一一家盈利的在线音乐平台,腾讯音乐的主要盈利重任却是来自于社交娱乐业务——直播打赏和K歌,而版权所构筑起的付费音乐业务却并未为其换来足够多的回报。

无独有偶,作为全球音乐流媒体巨头的Spotify,尽管2020年叠加疫情宅家因素,Q1录得了20.07亿美元,同比增长22%的营收成绩,但归属Spotify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却仅有100万美元,上年同期净亏损更是高达1.42亿欧元,盈利困境也一直未能得到有效解决,几乎成为了各大在线音乐平台的常态。

为了实现更客观的盈利收入,网易CEO丁磊也明确了网易云音乐的主要盈利方式。丁磊曾公开认为,网易盈利的关键在于会员,首先,确保会员数量的持续增长;其次,广告;再次,网易的音频直播;最后,拓展音乐平台的社交功能。

然而,后版权时代,一边是月活用户增长见顶,持续付费的用户意愿难有爆发性增加,一边是狂购版权所导致的营业成本持续飙升,而更棘手的还是成熟有效的商业模式尚未构建完成,面对诸多的不确定性,未来网易的百亿融资是否能撑起云音乐的版权壁垒,也都尚未可知。

所以,二次上市之后的215亿募资,当大比例砸向网易云音乐这一创新业务时,也未必能砸出一个确定性未来。所以,对于不太愿意烧钱争市场的丁磊而言,二次上市之后的网易所募资的金额,大比例砸向游戏用以加固护城河,也将成为网易的必选项。

加固游戏护城河,剑指全球化

众所周知,网易的本体其实是一家游戏公司,而游戏也一直作为网易最引以为傲的业务板块,没有之一。

然而,这个网易帝国的神话仿佛正一点点变为历史。

网易手游2019年第四季度的市场占有率仅为16%,创下自2015年第二季度以来占有率的新低。此外,2019年四个季度的游戏营收虽然都很好地保持在百亿规模的体量级上,但是增速却一再放缓。

这对于一向以游戏为主要营收的网易来说,局势不容乐观。

虽然在网易2020年Q1财报中显示:网易游戏营收增速同比增长14.1%,整体来说有所回升,但是增速提高的背后,也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得益于疫情所带来的「全民宅」运动。

也许是为了巡回往日的雄风,网易开始将一度分散的重心,慢慢的回笼到游戏业务上。在今年的网易520发布会上,网易更是一次推出了20款游戏,试图扳回一局。

「网易赴港上市」的这一举动,表面是刚好赶上了「中概股回流」的风口,实则是为了在重置游戏业务的布局,其原因并不难猜:

其一,距离网易的上一个爆款,已经过去了许久,但是这并不影响他在游戏业务上的盈利的步调,连续八个季度的百亿收入,无不说明了网易游戏护城河的实力。

其次,在今年网易520发布会上推出的20款游戏中,也不乏差异化新品,如若从中再诞生数个爆款,网易业绩增长、IP造势等长尾营收更是指日可待。

而在游戏出海的过程中,网易也取得了不错的战果。据AppAnnie公布的2020年度全球52强发行商榜单,网易位居第二。另据财报显示,海外市场给网易游戏收入贡献超过10%。

而丁磊公开信中也表示,公司有逐步出海的计划,网易游戏的定位是立足中国放眼全球。未来,网易想要赚更多的钱,就需要在游戏主营业务上继续提高竞争力,深耕存量和开拓增量市场。

最后,在当下风口迅速切换的互联网商业世界,没有AI技术,黄金也要变废铁;没有大数据中心,一秒重回解放前;没有出海的决心,就会在等待中被时代淘汰……

为了在新一轮的互联网淘汰赛标准中不被淘汰,网易需要更多的筹码,以换得更多的机遇与故事。而二次上市所带来的价值重估以及巨额的募资金额,也正是网易抢先回归的小心思之所在。

当然了市值的暴涨只是一时的,随着市场的稳定,「新鲜感」散去,增速也会逐渐趋于稳定,想要稳住增速还要靠企业们自己的努力。

比如,2015年完成私有化退市时,巨人网络的市值不过199.64亿元人民币,在登录A股的首日市值一路狂飙到968亿元,但由于多种原因,猛涨的市值很快成了过去式,时至今日,其市值降至327.95亿,最终归于平静。

02

中概股「回流」所带来的影响

为了适应国际资本市场,为了留住更多有价值的互联网企业,也为了将「背井离乡」的企业吸引回来,近年来,A股、港股市场纷纷加速改革。

以港交所为例,最显著的改革要数「允许同股不同权企业上市」,也正是这项改革,才有了「227.4港元」的历史新纪录。

除此之外,港交所在2018年还发布了上市新规,除部分基础整改外,还新增了三类公司上市:

1.  尚未盈利的生物科技公司;

2.  不同投票权架构(WVR)公司(符合特定要求);

3.  以大中华为业务重心的公司在港实现第二上市:可保留现行VIE结构及不同投票权架构,但需符合以下要求:一、市值大于400亿港币或市值大于100亿港币,且最近1个财年盈利不少于10亿港币;二、 2017年12月15日前在合资格交易所上市。

新规一经发出,便迎来了一众新经济公司。在此基础上,彼时的港交所一跃成为了全球主要交易所中IPO募资额排名中的第一名。

有相关数据显示:2019年,港交所新上市公司共有 183 家,募资总计 3127.41 亿港元。递交上市申请的企业高达 350 家,其中,阿里巴巴和百威亚太分别是2019年全球第二、第四大IPO项目。

除了交易所的新规整改外,与私有化相比,二次上市的成本更低,速度也更快。以360为例,其从私有化到A股挂牌,经历了一年零七个月,而在二次上市场,只等待了数月。免去繁杂手续以及漫长的等待,对于大多数中概股而言,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为资本市场的形式所迫,「回归」已然成为了众多中概股们的一条极重要的后路。但若纵观近十年的市场变化,就会发现,其实中概股回流早有先例。最近的一次密集「回流」便是2014-2016年,也就是那个时候360、盛大游戏、完美世界等多家在美国上市的公司纷纷完成私有化退市。

但与彼时不同的是,当下资本市场形式的突变,不仅集中且加速了回归的势头,同时在此次选择回归的中概股中,还不乏国内互联网巨头的身影。比如,正在进行时的网易、京东,以及网传正在筹划中的百度与携程。

那么,此次巨头中概股们的回归(国内)、撤离(美市),会对美股市场带来什么样的影响呢?

最直观的表现就是,热衷于这些企业的国际资本也紧跟其后完成转移,这对于美股市场来说并不乐观。

其次,在纳斯达克新规的影响下,「中概股热衷美股上市」的说法或将成为过去式,在未来美股将很难再获得中概股以及中概股下的投资者的倾心。

反观,被众巨头选中了的香港市场,将会得到一个提升国际金融市场地位的良机,2018年的新规整改后所迎来的荣誉,就是最好的先例。

此外,于中概股而言,除了美股市场屡屡出现的市值被低估、信用度不断降低等外因外,选择香港市场还有着潜在优势:无时差,文化、政治等方面上无太多差异,在后续的交易更容易达成共识;相较于美国,香港市场有着更多的内地投资者,明星类企业也更容易产生溢价。

总结

近年来,内地与香港市场一再推出新规与改革方案,让港股、A股与美股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小,随着美股市场对于中概股的一再施压,中概股们的回归与二次上市,势必会再次达到高潮。

因为让众多中概股回流的并不是一时冲动,而是经过对企业自身发展的多方考量后才做的决定。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阿峰捞偏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007ej.com/14007/

作者: 阿峰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