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偏门项目

观点思想 | 不确定性选择创业者?

如果说不确定性被认为是创业情境的关键维度之一,相信大家都不会反对。简单理解,不确定性就是“一切皆有可能,一切也…

如果说不确定性被认为是创业情境的关键维度之一,相信大家都不会反对。简单理解,不确定性就是“一切皆有可能,一切也皆不可能”,换句话说,就是不受你控制还定不了的状态。在生活中,民间智慧也懂得这个道理,“惊”字后面“连字成词”,大多数可以描述人们觉察不确定性后的心理状态,从结果上看,正负都有,实力相当。(《汉语成语词典》中以惊字打头的成语有:惊风骇浪、惊弓之鸟、惊慌失措、惊惶失措、惊魂未定、惊恐万状、惊世骇俗、惊天动地、惊喜交加、惊心动魄。)

换句话说,不确定性是一种未定也未可知的客观状态,其结果有可能是坏事也有可能是好事。在经济学家眼里,看重的是不确定性“向好”的一面,认为不确定性通过诱发经济活力来推动经济增长。其中的代表性人物是经济学家奈特,新古典经济学把“市场”想象得太完美,信息充分+完全理性,价格机制犹如程序般指挥着普罗众生,井然有序,直至完全竞争的帕累托最优。在现实中,完全竞争市场并不存在、或者说仅存在近似的“完全竞争”市场,在广阔的时空范围内,超额利润总是确定的存在,在奈特看来,不确定性就成为企业超额利润产生的重要机制。

借用奈特的话,风险是可度量的不确定性(人们可知其概率分布的不确定性),市场机制可以容忍甚至包容风险,有铤而走险的人,也会有保守稳健的人;而不确定性是不可度量的风险(无法知道结果及其可能的概率分布),人们没有办法用已知去推测未来,决策自然偏离理性,市场因此而失灵。在这时候,如果有人看到了不确定性中蕴含的机会,整合资源来展开把握和利用这些机会,就有可能获得超额利润,这些人就是奈特眼中的“创业者”。有趣的是,在《风险、不确定性和利润》一书中,奈特理论分析的亮点显然在于区分了风险和不确定性,但其出发点却是在讨论为什么个体户的利润趋向于平均,而企业却总能实现超额利润?如果说科斯认为企业因交易费用而产生,那么,奈特则认为企业因不确定性而存在。在他的理论分析中,“创业者”是少数的高风险偏好者,至少是低风险厌恶者,大多数人是风险规避或风险厌恶者,因此,大多数人愿意通过转嫁风险而成为雇员,而少数人愿意承担不确定性就成为企业家。

很多时候,经济学家的一笔带过,成就了管理学家的毕生追求!创业者在不确定性诱发超额利润中如何发挥作用,奈特没有讲太多,而这恰恰是创业研究的长期求索,愈久弥坚。讲到这里,不确定性这一概念不能继续在创业研究中被泛化了,并非所有的创业者都在利用不确定性创业,套用经济学家地习惯表述,不确定性在选择创业者,换句通俗的话,并非每位创业者都有本事靠不确定性赚取超额利润。主要有三个理由:

第一,不确定性蕴含机会,而且这一机会的价值巨大,堪称超额回报,这不假。经济学家不会在乎谁看到基于不确定性的机会,因为必然有人会看到,他们需要做的,就是在其模型中把这一必然性加入,即可展开分析。但在现实中,并非每个人都有这样的能力。试着想一想,身边出现的破坏性创业者,谁在某些方面或某些领域没有过人之处?理性地分析,这一过人之处有天生的成分,但更多来自于后天在经验中积累的知识,并通过这一知识的消化和融合产生的敏锐洞察力。在不确定性中利用机会,“靠敢”不够,还要“靠识”。Jeffery McMullen和Dean Shepherd教授2006年在《管理学评论》(Academy of Management Review)杂志发表了“创业行为与不确定性在创业者理论中的角色”,这篇论文讲的就是不确定性诱发机会中产生的创业者筛选机制(感兴趣的朋友,可以进一步阅读本公众号2019年2月15日的文章:“定义机会:在怀疑中坚守的信念”)。因为这一机制,基于“识”判断出正确方向(机会),不确定性才有经济价值;盲目试错或跟风,即便碰着了偶然成分也很高。

第二,不确定性也会带来损失,这一损失主要来自于试错过程中产生的代价,而这一代价产生价值的前提在于通过试错找到了解决之道。有这么一个小故事,假如个人干成某件事情的概率为1%,那么,他重复干100次,把这件事干成的可能性有多大?答案肯定不是1%,实际上高达64%左右。这不是简单的励志故事,数学逻辑想要告诉大家的是,不断重复会产生学习效应,但问题是,资源对谁来说都是有限的,特别是对于高不确定性的创业活动而言,这样的事情可能会普遍存在,试错的代价会有多高?因为这一机制,创业者的“识”很重要,它有助于促进学习;创业者的“资源”也很重要,它是支撑你学习活动的厚度。

第三,不确定性向超额利润转化的最大不确定性是时间,以及在时间维度上诱发的竞争。马云说过这么一句话,今天很残酷,明天很残酷,后天很美好,但大多数人倒在了明天晚上。尽管在今天不确定性向超额利润转化的时间已经显著缩短,但竞争却显著加剧,坚持看起来很美好,但在不确定性情境下的创业竞争之中,一将功成万骨枯,坚持远不是胜利的理由。Rory M. McDonald和Kathleen M. Eisenhardt教授2019年在《行政科学季刊》(Administrative Science Quarterly)杂志发表了“平行游戏:新创企业、新兴市场和有效商业模式设计”一文,描绘了在一个不确定性被觉察到最终结果揭晓的5年里发生的故事,我阅读完该文,最重要的启示是,在不确定性的时间竞争里,一步错满盘皆输。

在现实中,大多数创业者在奈特描述的风险情境下决策和行动,仅有少数创业者在真正的不确定性情境下探险和巡航。不确定性是创业情境的构成元素,但也许存在着层次的划分,这一划分的依据,也许并不是不确定性高低,因为风险可以分高低,但不确定性难以区分高低。这也许是尽管认为“Effectuation”理论适用于不确定性情境,但却并没有得到充分验证的原因。

从学术研究上看,可能应警惕不确定性在创业情境下的泛化。从实践上看,如果说不确定性意味着超额利润,那么因为不确定性产生的创业自然就会显著不同于以往,是创新甚至是破坏性创新,而在宏观层次,这样的创业活动发生的概率,其根本在于人才队伍的质量,但因追求这样的活动而诱发的成本,却是可以被影响和左右的。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阿峰捞偏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007ej.com/12235/

作者: 阿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