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赚钱之道

疫情对大TMT行业的短期和长期影响

Part1:事实——疫情对APP榜单的影响(1-2个月的小趋势) TMT的本质是流量,因此我们就从APP榜单入…

Part1事实——疫情对APP榜单的影响(1-2个月的小趋势)

TMT的本质是流量,因此我们就从APP榜单入手,先看事实。此处定义从2.3开始为纯粹疫情期(综合考虑了春节的因素,通过与2019年同期的比较,剔除了春节因素的影响),因为只有疫情导致的在家上班才对接下来的分析有真正意义。

这个榜单还是比较符合我们的预期的,比如因为无法外出,天气、导航、旅游等与户外活动有关的APP都出现下滑;与受疫情影响较大的物流有关的购物也出现下滑;本地生活类APP也出现下滑;而与宅家生活相关的美食类APP、在家运动类APP、娱乐类、在家办公类APP则出现上升。比较与常识不同的是,抖音、微视也出现了相对下滑,下面将会解释为什么。

几个重点分类的细分影响:

1、  社交

1)  附近交友APP受疫情影响比较大,如探探、陌陌,这暴露了所谓的社交其实是同城约炮这个事实;

2)  直播类APP受到疫情的正面影响,如YY、微光,排名均有大幅上升;

3)  二次元社区APP“第一弹”排名上升迅速,进入总榜前50,推测可能是95后延迟返校的原因;

2、购物

1)淘宝、拼多多受影响最大,主要原因是:a)商品类型非刚需(一些跟外出见人有关的商品暂时用不到,如:衣服);b)平台上的C店延迟上班;c)物流非自有、受到疫情影响更大;

2)京东受疫情影响不大,主要是因为商品多为必需标品(口罩、医疗电子器件),且自有物流受疫情影响小;

3)海购类APP排名上升,如考拉海购、奥买家、单创、洋葱等;主要原因是进口口罩类商品,同时海购物流配送受疫情影响较小。

3、本地生活

1)分类信息APP如58同城收到疫情较大影响,因为找房子、找工作的需求下降;

2)外卖/到店类APP如美团受到疫情较大影响,到家服务类APP如58到家受到疫情较大影响,共同原因是需求端不信任、供给端未复工且无法进入小区等,我之前聊过的上门按摩APP按个摩也有大幅下降。

Part2观点——疫情对我们的启示(5-10年的大趋势)

疫情总会过去,但是疫情的价值在于外显了某种可能性下社会的反应。向我们预示了未来社会的几个可能特征。这几个特征,我在过去几年陆续写过,基本与之前的判断差异不大。这次疫情可能既是过去一段时间社会趋势的一个小结,同时也帮我们进行了一次对未来社会形态的预演。比如我们发现战争状态、全能政府等等,真的离我们并不遥远,甚至假如有一天人类真的要离开地球踏上星辰大海的漫漫征程,那么疫情下的社会组织形态和个人生活状态也是一次非常好的模拟。说句题外话,我对这次疫情比较适应,因为之前在海军的时候在海上经常一呆就是半个月,舰艇生活还是比较宅的,也是比较接近宇宙飞船的一种形态。

1、强势政府:政府在经济中扮演更加重要的角色(类似本次疫情中的对人口流动的强监管、对防疫物资的紧急征用等),社会越来越依赖转移支付(类似本次疫情中的政府配给口罩以及其他对个人和企业提供的各种金融支持),多数人民成为纯粹的消费者,而非生产者(类似杨安泽提出的1000美元/月解决方案,这次疫情也让很多人发现,绝大多数人已经不再创造价值,其所谓劳动本质是在进行零和甚至负和博弈)。

Driver

1)20世纪的技术革命带来的整个世界资源开发和人口增长已经基本结束,能驱动社会发展的生产要素越来越由资本、人力转为技术,世界迫切期待新的革命性技术,而技术依赖于基础科学投入,有公共物品的属性,只有政府才能投入;

2)工业自动化、互联网、AI等技术逐步摆脱对人的依赖,交通和信息技术带来了全球化和全国化加剧了社会的不平等,价值创造越来越集中在几家大公司;

3)中国外部环境动荡,和平随时有可能结束,战时需要强大的政府动员能力;

Implication

1)2G的大方向:2C和2B的趋势性大红利都消失(可能还有一些小红利),投资视角转向2G,重点基础科学和技术,盯重点科研院校、产业基金,盯国家产业政策。相关赛道:技术、医疗

2)下沉红利:近几年2C最重要的一个趋势即所谓的下沉,本质上除了吃到互联网技术在地理空间的自然扩散(比如微信的普及为拼多多触达下沉人群铺平道路)之外,很重要的一点其实是下沉城市的财富效应。棚改红利、扶贫红利,都是转移支付的体现,下沉市场人群并未创造更多价值,但是获得更多财富,带动了更多消费。相关赛道:下沉市场的汽车和大牌的内容和交易;玉石文玩、钓鱼等有钱小镇有闲一族的相关赛道。

3)分配竞争:围绕如何吃上财政饭将成为更大的产业,人们虽然不再创造价值,然而分配也需要竞争。大量大学毕业生无法就业,考研、考公务员/教师编制等成为趋势。中公教育2019上半年营收同比增加48.79%,2019年全年股价翻番,总市值突破1000亿人民币。相关赛道:公务员/教师培训

2、宅:本次疫情,人们发现自己原来可以待在家里几周不出门,日本式的宅生活加速到来,家除了休息&团聚空间,正在同时成为私人空间和工作空间。虚拟世界相比现实世界占比提升。这种生活场景的改变是根本性的,因为人所有的消费都是围绕场景展开的。

Driver

1)  随着城镇化,富有温情的有机式村落和单位等组织逐渐解体,现实生活逐步原子化,人们无法再通过地理社区和工作获取有效的人际关系。

2)  95后成长家境普遍较好,因此对物质的欲望比较低;同时受教育水平提高(2018年中国高等教育毛入学率达到48.1%),因此对精神消费需求较高。精神>物质。

3)  多数人从事所谓脑力劳动,第三产业需要组织式的配合少,很多人成为自由职业者或者可以SOHO,为宅创造条件。

Implication

1)大健康:因为长期宅家无法外出运动、且从事脑力劳动,人们面临精神和肉体的双重疲惫,在此情况下已经不再适合篮球、足球等有激烈对抗性的运动,运动以健康、恢复性质为主(如KEEP在疫情后APP排名显著提升,由平常的200多位提升至50位。此外,相关睡眠类APP也有显著提升,如pause、蜗牛睡眠等。)相关赛道:在家运动(如瑜伽、普拉提,相关的APP工具和消费品)、放松(小器材,比如筋膜枪、颈部按摩、眼部按摩、脚部按摩等)、睡眠(相应的APP、消费级医疗产品、真丝眼罩等消费品)

2)  更加垂直(圈层化)的在线娱乐和社交:随着教育水平的提高,人们对内容喜好的差异性出现先下降后提高的趋势。60后、70后的娱乐喜好更多是本地差异化的,自然发展的;80、90后的娱乐喜好受到全国统一性教育的塑造,出现较强的一致性;而95后、00后从小可以接受到更加多元的信息和更加丰富的课外培训,从而发育出更多更加垂直的爱好(疫情期间,二次元APP第一弹排名增长迅速,哔哩哔哩也有一定增长,应该与95后、00后延迟开学有关),同时95后对社交是有洁癖的,这带来的趋势是,95后的内容娱乐、社区、社交、购物是垂直一体化的。另外,需要注意的是,疫情对短视频和资讯类APP却是一个打击,原因是这类APP的使用场景往往是上班通勤途中(新闻类)或者晚上睡觉前的碎片化时间(短视频类),而宅家导致工作和休息时间不再绝对区隔,没有上班通勤时间,且即使娱乐,也可以有更长的一段时间、而非碎片化。(2.2日复工以来,抖音、今日头条、36氪等排名均大幅下滑,往年新年开工后这类APP排名趋势是上升的)。如果放到一个更大的时间尺度上看,人群的圈层化利好有更强社区属性的快手,利空媒体属性更强的抖音和今日头条。相关赛道:垂直内容和社区(如二次元、游戏、汉服古风、潮鞋/国潮/潮玩、街头文化、追星、硬核科技等)。

3)  灵活就业:因为疫情,更多的人开始尝试用微商、直播、短视频等方式就业或者做副业(表现在,虽然抖音排名大幅下滑,快手也有一定回落,但是快影和剪映这两个官方短视频剪辑APP排名却有较大幅度上升),但是同时这已经是近年来不可逆转的一个潮流,原因既有主动的也有被动的。(近年电商的一个主题社交电商,其实就是抓住了灵活就业的供给侧红利,把C变成了A)。相关赛道:兼职/灵活用工平台,社交电商,2A工具(如直播工具、微信运营工具),还有一个小赛道是消费品中的直播妆、直播装等。

4)  家居环境:因为疫情,人们有更多时间呆在家中,家正在成为私人空间和工作空间,因此更加注重对家居环境的营造,比如布置个人房间、书房等,这在未来也可能成为一个趋势。相关赛道:可以参照无印良品的一系列消费品,如收纳、日用香薰、家清工具、床品等。

5)  在家做饭:宅家生活对本地生活类APP打击较大(传统上春节期间本地生活类APP就会出现较大幅度的下滑,今年因为疫情影响,下滑尚未得到恢复,如探店类APP如糖,本地生活综合平台大众点评、美团、饿了么等)。大家选择在家做饭。相关赛道:买菜APP、菜谱APP、厨具(烤箱等消费品)。

6)  在家办公:本次因为疫情大家不得不在家办公,但是在家办公是一个长期趋势。相关赛道:商务工具(钉钉已经霸榜8天)

7)  在家娱乐:相关的在家娱乐类,更加偏向方便在家玩、平时无法玩的领域。相关赛道:积木玩具、游戏机硬件(主机、VR设备)等。

3、保守:疫情让大家明白,战争/紧急状况从未远离我们,我们的幸福生活是脆弱的,小心驶得万年船,同时疫情也让大家明白什么是真正的必需品,“活下去”才是一切,也暴露了我们生活中缺乏很多保底措施;大城市的小白领缺乏战天斗地的热情,只求在大城市生存,他们的性格偏向谨慎、理性,认同必要的消费。

Driver

1)  80、90后目前是社会主流消费人群,他们是独生子女,且父辈往往财富积累不多,同时他们又背负着巨大的车贷、房贷压力,此外还有孩子的压力。经济大趋势是增长放缓,上升窗口不再,大部分年轻人对未来经济的持续增长并不有希望。因此只能控制消费。

2)  80、90后的价值观受到全国统一性教育的塑造,出现较强的一致性,且普遍在政治和经济上都更加保守,尤其是90后;

Implication

1)  必要的消费、趋同的消费:长尾电商的逻辑不再,因为在必要意味着趋同,理性消费的情况下对长尾商品的需求下降。此外,从本次疫情开始,人们可能会逐渐开始习惯大批次囤货生活必需品,而非及时购买,利好掌握了上游供给端的公司。(美菜在疫情期间推出2C业务,排名大幅上升;做会员电商的山姆会员商店APP也大幅上升)在疫情期间,供应链和物流能力强、且主营生活必需品的京东APP和网易严选APP排名大幅上升,而淘宝和拼多多则大幅下降(往年春节期间电商类APP都会出现下滑,开工后反弹,今年京东下滑不大、网易严选反而上升,淘宝拼多多则一直下滑截至20200212尚未反弹)。从更大的时间尺度看,电商GMV结构中淘宝+拼多多占比逐渐下降,天猫+京东占比上升(2014-2018年,统计淘宝、天猫、京东、拼多多总GMV,天猫+京东GMV占比由40%提升至55%);相关赛道:会员电商、去品牌的精品电商、其他主营标品的自营电商

2)  保底意识强:投资更加谨慎,厌恶股市和P2P,利好低风险固定收益产品。同时积极为家人和自己购买保险,疫情加速了市场教育过程。相关赛道:保险、固定收益类理财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阿峰捞偏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007ej.com/11589/

作者: 阿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