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赚钱之道

399万外卖小哥赚走超8成佣金!美团预亏背后的三个真相

在中国有数百万外卖骑手,他们的生活正因为疫情发生各种各样的变化。 最近,美国《时代周刊》发布了抗疫群像,外卖小…

在中国有数百万外卖骑手,他们的生活正因为疫情发生各种各样的变化。

最近,美国《时代周刊》发布了抗疫群像,外卖小哥高治晓,成为登上这个世界范围内最有影响力新闻杂志之一的封面的华人面孔。

这期《时代周刊》的标题叫“When The World Stops”,翻译过来就是“世界静止之时”。

 

——当世界静止时,中国的外卖小哥穿梭在城市之中,送菜、送药、送餐、送日用品,甚至帮忙遛狗,成为了疫情城市中的摆渡人。

事实上,美团方面的数据显示,从1月20日到3月30日,两个多月的时间里,美团平台上新注册且已有收入的新增骑手已经超过了45万人。

三天前,美团发布了2019年财报,2019年也被称为美团“成立十年中最好的一年”:

2019年全年收入同比增长49.5%达975亿元,全年总交易金额同比增长32.3%至6821亿元,平台年度交易用户达4.5亿,并第一次实现了全年盈利。

餐饮外卖业务贡献巨大:全年交易笔数同比增加36.4%达87亿笔,交易金额同比增长38.9%至3927亿元,整体交易额占比达到57.6%。

但同时,美团财报还披露,因为疫情带来的下行压力,美团官方预估2020年一季度业绩或出现亏损。

凶猛的疫情,会挡住美团前进的脚步吗?

关于美团的预亏,背后有三个真相。

1

真相一:

佣金占比下降5%,但美团依旧坚持返佣

两个半月前,疫情来袭时,线下消费场景几乎被全面切断:餐馆休市、零售实体店无奈闭门,客流量骤减…

于是,疫情之下,外卖成为了餐饮企业的最好抓手,商家呼吁外卖平台降低佣金,缓解线下餐饮企业压力的声音越来越多。

但冰冷疫情下,其实平台的压力也不小。

财报显示,美团的佣金占比在继续下降:2019年佣金占收入百分比是67.2%,上一年度这个数字是72.1%。美团官方预估2020年一季度业绩或出现亏损,且未来几个季度的经营业绩亦会受到不利影响。

虽然佣金占比2019年在下滑,美团从三月起依然启动了“春风行动”,明确了给予优势商家全国佣金返还计划。

具体来说,就是针对这次疫情期间受挫严重的商家帮助其复工复产,加速消费回暖的一个行动——比如对全国范围内优质餐饮外卖商户,按不低于3%-5%的比例将外卖佣金直接打入商户的美团账户。

此外,美团外卖计划每月投入约4亿元,推出复工“流量红包”,针对原主要依靠堂食、需要开拓线上渠道的新上线商户,均可享受到7-14天的“新商户扶持流量”。

要知道,饿了么此时的做法是直接减佣,美团却顶着一季度亏损以及接下来几个季度业绩下滑的巨大压力,在佣金占比下降时坚持采取的是返佣、流量红包与补贴等帮扶措施,虽然是实打实让利,但看上去似乎有些吃力不讨好。

美团打的什么算盘?

实际上,减免佣金,通过价格刺激,在短期内的效果可见,但明显是饮鸩止渴,一旦价格刺激停止,商户减免下来的钱不一定会再投入到线上运营中,如此一来没有实现开源,商家和平台将很难做大规模。

而跟国外外卖平台普遍超过30%的佣金比例来说,中国外卖行业佣金比例一直是比较低的,如果要维持平台健康发展,降佣显然不能持续。

而返佣侧重的是带动外卖增长,外卖平台帮着商家一起 “扛事儿”。

或者说的更直接一点,对商家来说,在跟疫情较劲儿的特殊时期,有更多单量远比低佣金更重要。与简单的佣金减免相比,帮助商家开源,导入更多的流量,更有长期价值。

还有一点是,对不愿意深耕外卖的商家而言,返佣政策就是告诉商家与疫情僵持不下绝非正解,促使商家靠拢线上,对于餐饮业,外卖平台,消费者,这肯定是个多赢的局面。

减佣的动作做出后,很多美好的事情就发生了。

平时我们经常排队超过一小时的外婆家,在一整个春节期间,至少损失了几亿元的流水。但借助美团外卖返佣、全城送等一系列举措,外婆家门店创下了单门店单日产值10000以上的业绩。

在流量、返佣以及贷款等层面给予商户支持的基础上,美团外卖还与受益商家共同组成“春风伙伴联盟”,包括木屋烧烤、大鸭梨、京味斋等数十万商家成为首批联盟商家,在美团外卖的多维度扶持下,首批联盟商家平均营业额增幅超过80%。

此外,为更好地满足疫情期间餐饮商家开展外卖服务的需求,美团外卖推出“商家上线绿色通道”,全面提升店铺审核效率,与餐饮商家共渡难关,仅需5步就能开通,最快3小时之内就能完成资质审核,当日即可营业。

美团鼓励商家先开源再节流,将在线平台将订单量做起来,这样的复苏才有意义。

2

真相二:

399万外卖小哥赚走超80%佣金

除了一手扶持商户,为了助力复工复产投入了更多的资金保障,是预亏的另一个原因。

美团外卖还有一个数据——2019年全年,仅骑手费用一项,美团外卖总计支出就超400亿元,而2019年全年美团外卖佣金收入为496亿元。

外卖平台的佣金主要包含技术服务费、平台使用费(两项共占20%)和配送服务费(80%),大多数情况下,用户支付给骑手的配送费无法覆盖实际配送成本。

平台每抽取100元佣金,就有80元用来支付骑手工资;若由商家选择自己配送,佣金比例会降到5%左右。

但只要疫情期间经常点外卖的人就知道,配送费并没有涨价,刀哥还时常会遇到免配送费或者配送费只要2、3块钱的情况,这中间的差价,就需要美团用佣金去补上,最终配送费成了佣金的支出大头。

美团财报显示,2019年一共有399万骑手从美团获得收入,他们一共配送了87亿笔订单,美团骑手成本也达到了410.41亿元。

也就是说,美团外卖平台佣金收入的83%都用在了骑手工资上。

美团发布的《2019年外卖骑手就业扶贫报告》显示,2019年在美团平台就业的外卖骑手共有398.7万人,其中25.7万人是建档立卡贫困人口。

这些骑手中已有25.3万人实现脱贫,脱贫比例高达98.4%。

这就解释了“外卖骑手”这个新兴职业,为什么这两年频频被提到:今年3月初,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与市场监管总局、国家统计局联合发布的16个新职业中,“网约配送员”的工作范围就包含了“外卖骑手”。

守护好疫情中的生命线,这个曾经厮杀最为惨烈的行业,火药味渐渐变淡了,人情味更浓了。

3

真相三:

敢于牺牲短期利益,是长期主义的胜利

在自身短期亏损的情况下,美团外卖敢率先另辟蹊径,得益于两个关键词: 

一是美团无论做什么,都没有偏离“帮大家吃得更好,生活更好”这句话,疫情期间也是如此。 

美团在1月26日,就第一个推出“无接触配送”服务,随后迅速推广全国。2月12日,美团外卖在“无接触配送”基础上升级推出“无接触安心送”:

在骑手和用户协商餐品放置指定位置、避免面对面接触的无接触配送基础上,以商家端和配送端的“电子卡+实体卡”形式,展现厨师、打包员、骑手的健康情况及餐箱消毒情况等安全防护信息。

这项服务的意义在于,它做到了食品安全信息全程可视化、可追溯。

美团外卖在“无接触配送“的基础上,与各地政府部门先行先试,在全国分批投放1000台外卖智能取餐柜,解决着人们的吃饭问题。

第二,则能看出美团对长期主义的坚持。

2019年二季度美团第一次盈利后王兴就曾明确,“长期这个词是关键,我想重申我们的重点是实现长期的增长而不是盈利。”

对商家、消费者和平台一样,疫情都没有“早知道“,但美团作为大平台,决定放弃眼前的盈利,将核心精力放在生态的长远发展上,进行业务布局和投入,表明了与商家、用户站在一起,一同抗疫的决心。

结语:

疫情之下,所有的一切都是不确定性的。

用数字和利润去衡量“商业价值”是比较容易,“社会价值”却不容易计算,更多的是付出,考验的是一家企业的包容与胸怀,不易衡量,但可以用心感受。

外卖平台不仅仅看重送餐的数量级,也更看重质量,重视社会价值,哪家企业能够带动行业解决特殊时期下的困难和压力,才有机会实现更大的价值。

让社会价值成为纽带,让他们实现良性互动:让用户生活更加便捷、外卖小哥更有尊严、生态环境更加美好。 

当一家以外卖为主的公司去传递社会价值时,它的亏损就是有意义的、它就是值得被尊重的企业。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阿峰捞偏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007ej.com/11161/

作者: 阿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