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赚钱之道

口罩『黑心』产业链:山寨熔喷布,触目惊心小作坊,月赚千万,全民疯狂!

一场疫情,3个月的时间,发生了一系列超魔幻的现实。 有的人生意受损,破产倒闭;有的人大发横财,一夜暴富。这段时…

一场疫情,3个月的时间,发生了一系列超魔幻的现实。

有的人生意受损,破产倒闭;有的人大发横财,一夜暴富。这段时间,发生了一场财富的惊天大转移。

这场财富大转移,在江苏扬中表现得更加淋漓尽致。短短2个月时间,这里形成了一条口罩的黑心产业链,在这个疯狂的地下黑市中,上演着一幕幕一夜暴富翻身的故事。

一个扬中商人,投资300万元搭建熔喷布生产线,一个星期就收回成本。不到一个半月,毛利达到了2000万元。然后他迅速将生产线高价甩卖,从开工厂到关工厂仅仅用了50天,快出快出,安全落地。

这是一个嗅觉灵敏的商人,也是一个“嗜血”逐利的商人。

扬中到处都上演着这样的造富神话,激励着一批又一批的人加入。不仅仅是商人,在扬中只要是个有财富欲望的人,都想从这场财富盛宴中分一杯羹。

扬中是江苏的县级市,由镇江市代管。扬中四面环水,是一座天然的小岛。

每年的三四月,是扬中河豚最肥美的季节。往年的这个时候,市民们见面,都会互问一句:吃河豚了吗?

但今年扬中人,已经没有闲情逸致吃河豚了,他们见面的第一句话是:你做熔喷布吗?

熔喷布,是生产口罩的核心原材料,做为过滤层,是口罩的心脏。原本是个极为偏门的原料,没有多人知道,也没有多少人去了解。

一场疫情,熔喷布的价格由原来的2万每吨,暴涨到30万元以上。这才引起后知后觉的普通人注意,但扬中人,早已成为熔喷布的专家,甚至还是生产专家。

扬中人的朋友圈彻底被熔喷布刷屏,大量的人都在朋友圈发布关于熔喷布的信息,群里面也都在讨论熔喷布的市场行情。

大量扬中人参与到熔喷布的市场当中,很多一夜暴富的消息刺激着当地人的神经,有些人经不住诱惑入场,还有些人只能眼巴巴地心跳、眼红。

一个扬中的网友在微博上说:扬中弄熔喷布疯了…..感觉老家一堆人在做这个,连我妈和我电话时都在聊又有多少人因为这个赚了好多好多……

另外一位扬中网友说:最近的扬中,弥漫着浮躁而虚假的“繁荣”。作为一个说好听点佛系,说难听点懒散的小岛人,我现在只想关了朋友圈。跟传销一样,太魔怔了。

还有一位扬中网友说:整个扬中都疯了,做熔喷布简直就是印钞机。很多人成为亿万富翁、百万富翁都是很短暂的事。七八十万投资下,家里男孩百万富翁梦就在眼前。

来自全国各地的商人,带着货车,提着一袋一袋的现金。来到扬中,守在工厂门口,来提货。很多都是现金交易,概不赊账。既不签合同,也不走公账,更也不开发票。这样可不留案底,货款两清,也不怕日后被查。

这就是扬中最真实的状况,大部分人在做熔喷布的生意,赚取大量的黑金。所有人都在讨论与熔喷布有关的信息,像得了魔怔一样,一切都疯狂了,连扬中人都觉得这个城市如此陌生、浮躁。

那么,扬中到底有着一条怎样熔喷布黑心产业链呢、又有多疯狂呢?

扬中原本有几家生产熔喷布的正规厂家,疫情爆发以后,市场上到处都缺熔喷布。

但是合格的熔喷布生产设备投资大,最少都是千万级别;工厂建设周期长,关键部件还得进口,起码要三到五个月。生产设备技术含量高,门槛也高。

中石化熔喷布生产线

所有的这些困难,都造成了熔喷布产能落后。尤其是大量口罩厂投产后,几万家口罩厂都在抢购熔喷布。

江浙一带本身是中国的机械制造业基地,大型正规熔喷布生产线难以上马,也拦不住商人掘金的步伐。

很快浙江就有工厂根据熔喷布生线的图纸,将生产线小型化,发明了山寨熔喷布生产线。一条山寨生产线,包括注塑机十几万,喷丝模具七八万,最早整个投资下来也就二三十万。

浙江的工厂老板只生产山寨生产线,将机器生产好运送到扬中,并不参与熔喷布生产,也不想承担后续的风险。

一时间,扬中涌现了将近1000家熔喷布的生产、销售企业,这还是登记在册的公司,不算没有登记的小作坊。

帮助企业注册、办理熔喷布检测报告,在扬中也成了一门非常热门和火爆的生意。

调试熔喷布生产线的师傅也非常抢手,一台生产线的调试出场费高达2万,而且根本忙不过。一家还没调完,下一家电话就已经催着上门,师傅连抽根烟的时间都没有。

生产线调试好就马上投入生产,小作坊的生产环境也非常简陋。很难想象,这样的生产出来的熔喷布,最后要用来做成口罩,去防御病毒。

一条山寨生产线搭好后,一吨一万的聚丙烯原料,一两天就可以生产出一吨熔喷布这些熔喷布生产好后,就有神秘买家,提着现金,一吨二三十万收走。有多少收多少

真正做到了一星期回本,后面纯赚。一天二十四小时三班倒,做布工人一天500元,这都算是小钱。


像中石化这种大型国企,投入几千万上亿元,生产出的正规合格熔喷布。门槛太高,风险也大,投产时间也长。

但生产出来的合格熔喷布,都是定点定量定价供应给正规口罩厂,大量的中小口罩厂买不到正规的熔喷布。但他们工厂投产,就必须要买到熔喷布,否则只能停产。

中石化也发布了声明,熔喷布都定向供应,不会流向市场。中小口罩厂的需求,只能通过扬中的小作坊来满足。

这种几十万启动资金,三天上马的家庭小作坊,生产出来的熔喷布,价格比中石化的正规熔喷布更高。

这种一本万利的生意,挑动着扬中人的贪欲。在一夜暴富的诱惑下,很多人都放弃了良心,因为这种小作坊生产出来的熔喷布,根本达不到过滤效果。

这种熔喷布很薄,一戳就会破。过滤效果不要说达到医用的99%,可能连50%都达不到。但是,没有人会在意这个问题。

这种熔喷布生产的口罩,根本无法防御病毒,也不能出口到海外。这些统统没有人关心,也没有人关心熔喷布最终流向哪里,大家只关注眼前的暴利、现金、暴富。

扬中人的家庭作坊,只顾着赚钱,不考虑后果。他们甚至都没有想,这种一本万利的生意,为什么生产机器的浙江人不敢做,只卖机器到杨中。

他们也没有想,国家投入几十亿,几个月时间布局的产业,他们几天就做到了,这到底意味着什么。

在暴利和财富面前,黑心作坊的人性已经完全丧失,什么是人性的最大恶,或许发生在扬中的这一切就是。

这些不合格的熔喷布,源源不断地流向全国各地的口罩厂。口罩厂也不管熔喷布合格不合格,他们夜以继日地生产出口罩。这些口罩又源源不断地流向医院、药店、海外,然后戴在我们每一个人的口上,虚掩着去防御恐怖的新冠病毒。

在杨中,这样的黑心小作坊有上千家。大量的简易生产线上线,也催生了大量的机器倒卖人员。

这些信息到处泛滥,充斥着扬中人的生活,低投入高产出,吸引着更多的扬中小作坊开工。各种生产机器、模具的报价乱飞,这些价格都已经成几倍几十倍上涨,原因无它,这就是印钞机。

短短的时间,扬中就建立起了完整的地下产业链,从熔喷布生产机器、模具加工、聚丙稀原料、生产、销售等一条龙。从头到尾,都是不合格,不合规。

整装待发的山寨熔喷布机

由于山寨熔喷布机和真正的熔喷布机原理相同,但实际工艺相差巨大,使用的原料也大不相同。正常用以熔喷布生的产聚丙稀无法用到山寨机上,于是扬中的小作坊使用的是上海赛科石化S2040聚丙稀

由于扬中小作坊实在太多,造成S2040聚丙稀供货紧张。

对于S2040聚丙稀能否应用到熔喷布生产,上海赛科也出了一份声明,声明上写到:上海赛科从未向任何市场和用户明示或默认S2040聚丙稀产品可以用于无纺布领域的加工和应用。上海赛科对于该产品用于这些特殊或个别用途不提供任何保证。

小作坊使用的原材料就有问题,连厂家都声明不能用于熔喷布用途,立马撇清责任。但小作坊主却不管不顾,昧着良心生产,实在太可怕,太可恶,也太可恨了。

正如文章开头所讲,最早一批小作坊主,已经赚到了第一桶巨大的黑金。他们暴富之后,见好就收,迅速收手,高价倒卖机器。

后来的高位接盘者,都是受到最早暴富的那拨人蛊惑,大部分都是普通市民。他们以家庭为单位,是家庭小作坊。

他们开始面临着巨大的市场风险,最早的不合格熔喷布,已经引起了诸多投诉、纠纷。第一批吃螃蟹的人已经获利了结,最后进入的人为前人埋单,擦屁股。

市场监管也开始严厉,扬中相关部门也已经开始行动,进行了熔喷布行业规范化整治。

一场熔喷布行业的腥风血雨即将开始,大量的家庭小作坊即将被清洗,最后的入场者将血本无归。已经获利未收手的,极有可能面临牢狱之灾。

扬中的口罩黑心产业链,是疫情巨大的口罩生产催生的畸形市场,熔喷布的正规产能无法扩大,大量的口罩厂需求得不到满足,必然导致扬中黑心山寨作坊的诞生。

扬中这场财富的狂欢,是以牺牲下游消费者的健康,损害消费者利益,毁坏扬中熔喷布的行业信誉为代价。

这注定是一场短暂的财富盛宴,一场人性泯灭的财富大狂欢;行业监管从严之下,将是一地鸡毛。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阿峰捞偏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007ej.com/10966/

作者: 阿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